【民族团结一家亲】刘松林和他的哥哥卡尔

发布:admin 时间: 2017年05月02日

       一次就诊,让一位维吾尔族患者和一位汉族医生结缘。这段友谊历经三十年,由此发展成为两家人的情谊,双方子女也在相处中成了兄弟姐妹。

       他们的友谊在兴趣爱好和专业的碰撞、深究中进一步加深,还在一定范围内促进了中医医药和民族医药的交流。

       这两个人是阿斯卡尔·海力里和刘松林。

        交往 延伸缘分

        记者前往采访时,刘松林正和阿斯卡尔·海力里在楼下遛弯儿。那几天,阿斯卡尔·海力里的妻子为小女儿去马来西亚留学办理相关事宜,母亲还在迪拜旅游未归,他一个人就成了刘家的常客。

        临近春节,两家已经不用约定,过年必然要聚在一起。在刘家,阿斯卡尔·海力里时不时会提到年货,比如两人养的草本鸡需要多少、养殖的骆驼能准备多少驼奶等等。这也成为每年古尔邦节的常态,两家人要欢聚在一起过节。

       阿斯卡尔·海力里今年53岁,刘松林今年49岁。1987年,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当时,谁也没想到两人能好得像兄弟,两家人能处得这样亲。

     刘松林出生于中医世家,先祖曾是宫廷御医,在父亲刘继祖的熏陶下酷爱中医。俗话说“传统技艺家传胜于公学”,他从小随父习医采药跟诊。

       当时,阿斯卡尔·海力里患有十二指胃溃疡、胃炎、慢性胆囊炎,身边有人向他推荐刘家医术,他慕名前往,至此和刘家、和刘松林相识。

  在治疗、调理的过程中,因为年纪相仿,刘松林和阿斯卡尔·海力里越来越投机。刘松林继承了祖传的医术,同时对中医调理、养生非常感兴趣并致力于做深入研究,阿斯卡尔·海力里也愿意听这些内容,甚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长期的积累和医疗实践,让刘家医术名不虚传。阿斯卡尔·海力里的身体也逐渐好转。

  刘松林琢磨药膳配方,用中药渣喂鸡、药材养殖骆驼,用落地果和鸡吃剩的药渣、鸡粪堆集成“草本鸡肥”种植“草本鸡米”。阿斯卡尔·海力里帮他一起试验,到基地进行观察……阿斯卡尔·海力里从最开始的一无所知成为了现在的药膳能手,刘松林的研究也在一次次的实践中不断创新。

  阿斯卡尔·海力里说,交往帮助彼此了解,了解又加深了彼此的交往,并且让大家相处得越来越融洽。刘家的儿子和阿斯卡尔·海力里的女儿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去年,刘家儿子考上北京中医药大学,阿斯卡尔·海力里的女儿还一起去送这个弟弟报到。

  追求 加深交融

  “同心而共济,始终如一。”这是欧阳修说的朋友之交。刘松林和阿斯卡尔·海力里不曾用这句话约束彼此的交往,但二人在交往中发现了共同的追求,并一直各自尽自己的力量努力着。

  刘松林的父母上世纪80年代初来到新疆。至此,刘松林有机会实地接触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植物、药材。大学毕业后,刘松林回到新疆从事临床、科研工作。随着和本地医药学人员越来越多的接触和自己学习的深入,刘松林萌生了实地调查保护新疆中草药的想法。

  多方查阅资料、典籍,1997年,刘松林正式准备出行,下地州、县乡实地考察新疆草药尤其是野生药用植物的生存、应用情况,搜集老百姓的土法用药民间验方。

  此时的刘松林在和少数民族朋友的接触中,学会了简单的维吾尔语,但没办法深入交流。恰逢阿斯卡尔·海力里处于待业状态,他向阿斯卡尔·海力里寻求帮助。司机、翻译、伙伴、采药人、搬运工……阿斯卡尔·海力里在出行前就明白了自己将身兼多职,但他一口就答应了。

  多年以来,刘松林和阿斯卡尔·海力里基本走遍了全疆。在实地调查中,刘松林还为基层农牧民义诊送药,收集临床病例,检验药材效用,改善自己的诊疗配方。阿斯卡尔·海力里也对药用植物产生了兴趣。

  十年行走在路上,让刘松林和阿斯卡尔·海力里认识了越来越多的新疆本土药用植物,更深刻地了解了它们的效用。怎样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它们·能不能把它们转化成产品便于大家使用·刘松林开始着手出书,并加大自己一直感兴趣的“草本曲药酒及其酿造方法”的研究。

  采西域草本曲酿而成的“鹤草堂御酒”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介绍自己行医心得、用药心得、西域药材研究、药膳养生等内容的《鹤草御神》被列为中华医学传统文化丛书,经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与其父刘继祖一道研发的“鹤天蠲毒散”抗癌系列制剂,获得国家专利局颁发的《治疗及预防肿瘤的中药物及其生产方法》发明专利。

  阿斯卡尔·海力里在研究上帮不上忙,就在成果推广上努力。他现在工作单位的一位退休职工回湖北宜昌定居,身患结肠癌。2014年,阿斯卡尔·海力里了解到对方多方治疗效果不显,和刘松林反映了这一情况,两人商量后与对方取得联系,专门带上药材前往宜昌为其诊疗。现在,他们还时不时给这位遥远的患者寄些药材、养生产品、羊肉等。

  这些对于刘松林和阿斯卡尔·海力里来说,只是“做了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刘松林说,就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一员,维吾尔族医药等民族医药也是祖国医药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应该被更多地认识、运用和开发。

 

刘松林(左)和阿斯卡尔·海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