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两篇

发布:admin 时间: 2010年09月27日

个体户

 

贸易市场人来人往,摩肩接踵。一字儿排开的手推车上,一片片猪肉微微冒着热气。

李为民用眼角扫了一下两旁的同行,颓丧地把帽子往下拉了拉,叹了一口气。他脸上虽然露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心里却象钻进了十五只小兔子,七上八下地抓着。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他今晨杀的这口猪足足喂了两年,卖了想给母亲凑个住院钱。可惜的是,他卖的肉猪皮足有半寸多厚。

李为民旁边的是戴着工人帽的李为新。李为新穿着一件亮铮铮的皮夹克,长着一对机敏的眼睛,最近又被选为市个体协会常务理事。他和李为民是叔伯兄弟,同姓同辈,两人在相貌上有许多相似之处。这时,李为民正望着李为新小车上的肉发愣。那是多好的两片肉呀!红的是红的,白的是白的,肉丝细嫩,脉络清晰,那猪皮薄的象一层白纸。

愣着愣着,李为民小眼睛一动,找到了一个求助李为新的办法。可眼珠一转,把刚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他想,难呀!尤其是他背母亲求医那阵,自己那头不长肉的猪饿疯了,几次窜进为新的菜地,把一亩多西红柿秧苗滚踏了个稀巴烂。虽然为新没有找自己什么麻烦,悄悄翻了地,种上了冬白菜,可他会恨我的呀!李为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用刀排着那厚厚的猪皮发起愣来。已经联系好了,母亲明天住院动手术,这钱呢?李为民一咬牙,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讨好地给为新递上一只“红雪莲”烟,低声地说:“新哥,你看咱的这些肉,咋个卖法?真急死人了。”“不要急。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别人卖三块五,你可以卖三块嘛!”“那我不是亏老鼻子了?”“新哥,这样好不好,你把肉卖成四块,这样,我就可以卖三块五了。”李为新听了,把才抽了两口的“红雪莲”烟扔在地上,用脚使劲捻灭,回头高喊:“新鲜猪肉,三块五!三块五!”一群人围在李为新的肉摊旁,转眼间,小车快空了。

李为民气得咬紧牙关,脸色铁青,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六亲不认,五雷轰顶。李为新卖完肉,推起小车刚要走,突然放下车,转过身,把伍拾块钱塞进李为民的口袋里,又把一副猪蹄子放在李为民的脚下,悄声说:“给大妈治病。猪蹄炖烂一点,她老人家牙不好。”李为民的嘴角颤抖着,不知在说什么。为新又凑在为民的耳根说:“三块是可以卖掉的。要记住,个体户的生命在于遵纪守法,讲究信誉。”为民睁大眼睛望着为新远去的背影。突然,他用响亮的男中音高声喊道:“三块!每公斤三块!”(1985年)

 

 

   时装

 

被周围的同事称为标准男子汉的徐刚最爱观看时装表演。不过,他看过十几场时装表演后所下的最后结论是:自己身上穿的工商管理服为最佳服装。的确,徐刚穿上这身衣服,显得更加威武,更加具有男子汉风度。当然,他喜欢这套服装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星期天,徐刚来到公园门前,这是他管辖的领地。卖冰棍的、卖茶水的、卖瓜子的、卖茶蛋的围成一个月牙形。王大娘来得比较迟,摊子靠近路边,她用筷子不停地在热腾腾的火锅里翻动着深褐色的茶蛋。

“喂!来两个茶蛋!”王大娘抬起头,一看是个穿工商服的英俊小伙子,忙笑眯眯地用筷子捡起两个大茶蛋放在一个干净的小盘里递给徐刚,然后仔细地打量起来。

“多少钱?”“八角。”“什么?一个四角,谁让你卖高价?”徐刚叫道。“小伙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茶蛋都是大个的。”王大娘话还没有说完,徐刚已经不耐烦了,用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神气十足地说:“你认识我身上的衣服吗?”王大娘见小伙子不说茶蛋却说衣服,不免端详起来。挺括的工商制服,魁梧的身材,十分英俊。心想,他为什么要提衣服呢?莫非,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就是孙女讲的男朋友。

“我说你认识这身衣服吗?”“衣服,认识。”王大娘回过神来说:“这衣服裁剪得体,做工精细,好像是我孙女做的。穿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你看看左边口袋的衬布上有没有一朵用红丝线绣的小梅花?如果有,就是她的手艺。”王大娘早忘了自己是卖茶蛋的,竟然仔细的评论起这身衣服来。听完王大娘的话,徐刚睁着大眼,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他清楚地知道左边口袋的衬布上确有一朵用红丝线绣的小梅花。那是在友谊服装厂的女朋友李梅,也是未来的她。在徐刚刚刚入选工商管理人员时,李梅悄悄的对他说,你挑那件左边口袋的衬布上有一朵用红丝线绣的小梅花的衣服,那是我做的。梅花紧贴着你的心口,就像我在你的心上一样。徐刚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用手摸着发烫的脸。威武的,很有男子汉风度的徐刚本来想用这身衣服的威严、权力和价值,却被推到了这种尴尬的地步,忙掏出5块钱,轻轻地放在小茶桌上,飞快地钻入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王大娘忙嚷道:“小伙子,找你钱!”说着又摇了摇头,“这些年轻人,真把钱不当钱。”一边说着,一边又用筷子不停地在热腾腾的火锅里翻动着深褐色的茶蛋。(198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