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理课堂----再婚 选择爱情还是平淡生活?

发布:admin 时间: 2011年01月25日

案例透视:

    吴新的眼神没有繁杂生活带来的浮躁,但他说自己浮躁过,不过到了这个年龄,已经能很好地控制、掩饰自己的情绪。

一 婚变

    从小到大,我一直过着按部就班的生活,该读书就读书,该工作就工作,然后结婚生子,好像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乱子。

    变化好像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我的头发变得稀疏,衣服下冒出了小肚腩。想去打篮球,才发现那是很遥远的事情。妻子提议:“去健身吧。”“每天上班回来已经很累了。”给自己找出无数个借口,然后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每一天都平淡无奇,我以为自己就会这样过到老。

    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家私企,手上有点小权,也炒点股票,有时赚点小钱,有时就被套牢了。房子是儿子3岁时买的,2室一厅,家电都有些年头了……到离婚前,我就像很多普通的男人一样,没有大本事,但还算顾家,做事稳当。

    35岁以后,妻子嫌寂寞,我也感到生活太乏味了。一年年过去,两个人像左手和右手一样熟悉,有时在同一个房间走来走去,撞到了也只是嘟囔一声。周末如果在家,她做家务,大呼小叫的,我看我的汽车杂志,看起来我们就像坐在酒店大堂里的两个陌生人。但是我换下的衣服她照样会用心洗好熨平,做我喜欢吃的饭菜。我也会在她生日那天送她礼物。两个人相处久了,感情已经平淡如水,却也习惯了对方,习惯了这种温暖。

    前年,妻子的研究生读完了,她哥哥帮她在北京联系好了工作,对于这个机遇,妻子决定去,我却不想去。离婚手续是在她去北京前办的,她拿了一笔现金,儿子也一起带走,房子留给我。没有大吵大闹,没有抱头痛哭,就这么结束了12年的婚姻。

    临走前,妻子意味深长地说:“我不想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对得起你和孩子,却辜负了我自己。”

 

二 选择

    很多天里,我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离婚给我带来了很大变化,地板比从前脏,衣服不如以前熨得平,但这些都是表面现象。还有一种深深的寂寞,一种深深的空虚。

    小敏就是在那时走进我视线的。她是新来的同事,做文员工作。在一群身穿名牌衣服、卷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女同事中,她是个异类,衣着朴素,一味埋头做事,不卑不亢,透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

    对于再婚,我还来不及多想,我妈就找上门来了。她来找我,是叫我去相亲。她特别强调:陈露是她和我姐姐共同筛选通过的,是最合适的再婚人选。

    陈露,短婚未育,在医院里做药剂师,住的是父母留下的一套小房子。无论从外表、年龄、门户、职业和我都很般配。

    我们的来往好像顺其自然,吃顿西餐、看场电影。周末的时候要么我去她家,要么她来我家,一个看书,一个看电视。有时我会发生错觉,觉得她就是我前妻。

    离婚打断了我平淡的生活,但我和陈露结婚的话,那个中断似乎就不存在了,我还是可以按原来的样子活到老。如果没有小敏出现,我想我和陈露早就顺理成章地结了婚。

 

 了解

    有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去KTV唱歌,服务员端来酒水,一样样地摆上桌,不知谁撞了一下桌子,桌上的酒瓶摇摇晃晃撞击出清脆的声音,我们都急忙去扶。没想到我一把抓住了服务员的手,她猛地抬头,我被自己的眼睛吓呆了,心头又是迷惑,又是好奇。有好几秒钟,我不能确定她是不是我每天见惯的小敏,直到她有点尴尬地跟我打了招呼。

    那天我搭车送她回家,下了出租车,看着她瘦瘦的背影,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我心底冒出来——有点凉,有点暖,有点迷惑。她年轻,比我小了足足11岁,但我看见她的眼睛,又感到安静、踏实。

    我把她送到她的租住屋。房间很小,但很整洁。窗台上放了两盆只有绿叶的花,床头前的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她的书,还有一个小相框,相片里的她搂着一个小孩。

    我终于知道,她眼睛里不合年龄的成熟是从哪儿来的了。她有过恋人,生过孩子。两家人都不同意他俩在一起,后来男方离开了她。她把儿子寄养在父母那里,带着伤痛离开,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做兼职打工养活孩子。

    结婚的事,陈露暗示过,我妈也唠叨了很多次。但我不知道如何选择,我遇到了真正的难题:选择陈露,是白开水一般的生活,平稳,普通,不失温暖;选择小敏,就要面对亲戚朋友惊异的眼光,但这是带着点酸楚、欢喜的恋爱。

    我妈很生气,说遇见陈露这么合适的人不容易。可是,遇见一个真正让你心动的人,也是不容易的吧?在矛盾和挣扎中,我和小敏越走越近。

 

  试婚

    到底怎么走,没等我想明白,已经四面楚歌。我姐挖苦我说:“我早知道小弟骨子里是浪漫的,却没想到这个时候才释放出来。”我妈骂道:“岁数都长到狗身上了?自己不养孩子也就算了,还要给别人养!”朋友委婉地打了个比喻说:“如果你是个千万富翁,你想怎么爱就怎么爱。但你不是啊。”只有我读大一的外甥非常理解我,说:“舅舅,只要曾经拥有,不要天长地久……”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爱情一进入家庭生活,接触到家务、孩子、柴米油盐,也就不剩什么了。但现在我还真下不了决心。

    再跟陈露约会时,我有点心不在焉。陈露看出了苗头,很少打电话来了,慢慢也就冷却下来。我妈又开始变着法子找人上门来相亲,其中有个没结过婚的女博士,还有个特别漂亮的售货员。在她们身上,我都找不到和小敏在一起的感觉,我暂且把这种感觉叫做爱情。

    我享受跟小敏在一起的时光,一起煮饭,一起想明天怎么过。后来,她同意搬到我那里住,来的时候买了盆不晓得名字的花,花朵圆圆白白,很香,就搁在我的书桌上。深夜困倦的时候,一阵淡淡花香,令人精神忽然一震。

    她做饭时喜欢唱歌,怕打扰到我,声音小小的。晚上她很耐心地蹲在地上给我擦皮鞋。我回家的时候则会在路边买一包热的炒栗子。她鼓励我把旧家具卖掉几件,添了几盏灯,小客厅里一下子亮堂起来。

    我也知道,我正在享受这段爱情里最好的部分,如果我们真的结婚,家里人怎么看不说,还要面对小敏的儿子。把一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养大,确实要克服很多困难的。

 

五 迷茫

    我开始迷恋办公室,喜欢观察小敏。她仍然穿着牛仔裤,头发扎成马尾,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的外地女孩子。我观察她,发现她十分坦然地和大家相处,别人说家长里短,她微笑着,不附和,也不反驳。

    一个晚上,公司副总请我们吃饭。副总叫她喝酒,她礼貌地推辞,副总就半真半假地把手搭到她肩膀上。小敏轻轻一笑,似乎不在意地移开身子,把那杯酒倒进嘴里。结果那晚,副总喝得面红耳赤。但小敏,似乎一点事也没有。

    我在通往洗手间的走道上碰见她,看出她脸色不对,才意识到她其实也喝多了。

散席时,我当着同事们的面,主动要求送她回家。她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默许了。在众目睽睽下,我搀扶着她上了出租车,小敏很自然的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说实话,我不敢保证这种爱情会有多长久,只是想享受这一种温暖的、有些酸楚的、未知的感觉,哪怕是很短暂。

我不知道自己选择是不是对的,只希望能有属于自己的感情生活。

心理分析:

   我们生活在充满矛盾的世界里,就必然会经历矛盾的事物。心理做为现实的反应,印入到我们的脑海里,在内心世界会形成各种各样的冲突,这种冲突就是矛盾的心理,会形成左右为难,无所适从、无法选择的心态,殊不知,无论哪种选择都有利弊,关键在于我们是否真正了解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吴新体验的实际上是内心的选择冲突,这种冲突给他带来了短暂的幸福感觉,也带来了痛苦的压力。或许是早年婚姻生活的单一和平稳,使他未曾体验到真正的爱情,前妻不愿过这种平庸的婚姻生活似乎也象一个石子一样投入到他本不平静的内心世界,泛起阵阵涟漪……

   由于有了一段白开水般的婚姻经历,吴新也开始渴望跳出这个平淡的生活,去追求一段属于自己的爱情。可面对现实的压力、亲人的指责,他又犹豫不决,内心无法选择,何去何从?这也充分暴露了他内心的怯懦和不果断,即渴望变化又害怕变化。因为他的成长经历已经让他形成惯性的思维模式,导致在婚姻生活里缺乏“保鲜”的能力,而使婚姻生活质量欠佳,造成婚变。而婚姻的失败,让他意识到自己在爱情面前更加注重一种感觉,哪怕是一个很合适的结婚人选,只要没有爱情的感觉,他也很难接受;在这个选择的过程中,实际上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但是他要做好心理准备,就是面对现实的困境自己是否有能力和信心去解决,如果将所谓的爱当作掩盖所有困难的挡箭牌,那么这种不成熟的模式,必将重复以往的生活。

   除了明确自己想要什么?最关键的是需要责任心理来担当自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