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狼谷行——冬季户外安全的一次探索

发布:admin 时间: 2011年01月26日

    2011年元旦一大早,计划多日的冬季狼谷徒步活动成行了。活动以小羊军团俱乐部和新疆财经大学徒步协会名义组织,我为活动领队,与我有过多次良好合作的老道为收队。

    组织本次活动的缘由,是2010年12月11日的一次户外风险事故。当日,一支驴友自发组织的徒步团队进入狼谷山区,进行羊圈沟小学-塔哈尔巴斯套-狼谷口穿越,团队共计31人。由于山区雪厚,行进速度缓慢,傍晚18点多,山区太阳已落山,温度迅速降低,山风骤起,寒冷刺骨。队伍继续行进一公里后,进入夜路行进,有多名女队员体力透支。遂返回一公里,回到先前发现的一处牧民房屋中。后经政府部门、民间组织小羊军团新疆山友救援队协力救援,全体队员于次日安然返回。

    该次风险事件引起社会上较为广泛的关注,中央电视台和疆内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尤其是在驴友中引发了持续多日的网上讨论,对徒步活动中的风险进行了反思,有不少观点为冬季户外活动中的风险防范,提出了有益的建议。

    我们组织这次活动的初衷,就是以实际行动,配合活动中的交流和讨论,加深对冬季户外风险的认识和实际控制能力。

    为此,我在活动计划书中以特别声明的方式,为本次活动给出了说明:“明知山有险,偏向狼谷行!这样行么?我们应如何掌控风险?狼谷,原本一条普普通通的户外线路,让时隔两年的两次户外风险事故大大提升了知名度。我们还需要第三次狼谷户外风险事故吗?”并在计划书中详尽给出了本次活动的特别安全预案。

    在安全预案中,我计划了三套方案,难度分别由易到难。其中方案A为往返线路。起点:狼谷西北口->狼谷内AB线分岔点->狼谷B线(山谷段)->时间中点:狼谷B线东口->按原线折返。全程约10-12公里。根据情况,以前半段与后半段用时按5:5至6:4分配时间(因前半段为上坡路,须踏雪开道,故时间分配略多),最迟3:30前必须开始动身返程。特别注意的是该路线为往返线路,中途任一点均可为返程的起点,为安全提供了充足的保障。此为首选方案,事后证明该方案为克服活动当日的实际困难,保证团队安全,起到了基本保证作用。

    方案B与方案A相似,也是往返线路,但到达狼谷内AB线分岔点后,走狼谷A线(山谷段),其它与方案A相似。考虑到狼谷地区的实际情况,该线路山谷狭窄,山谷中有巨石挡路,难度略大。

    方案C为Q型穿越。起点:狼谷西北口->狼谷内AB线分岔点->狼谷B线(山谷段)->狼谷B线东口->狼谷A线东南口->狼谷A线(山谷段)->狼谷西北口。全程约14-16公里。根据情况,以前半段与后半段用时大致按5:5分配时间(穿越线路,后半段有未知因素,须为后半段留有余地,但后半段为下坡路。综合考虑,时间分配各半)。最迟3:30前必须接近狼谷A线东南口。中午2时许午餐,并进行线路评估,如预期无法实现穿越,则改为往返线路,按方案A执行。本方案亦可改为反方向Q型穿越。另,狼谷A、B线东南口之间,可有U型或直线穿越,附图中有标示,不详述。

    最后,针对出现极端恶劣情况的可能,计划书中明确制定了安全处置措施。如:随时观察天气变化情况,一旦出现风、云变化,即刻准备返程。万一出现恶劣天气,或其它突发事件,致使团队无法按时返回,可利用牧民房屋避寒,次日白天返回。同时,尽力与外界取得联系,必要时派出由3-4人组成的报信小分队,向外界报送真实信息,以安抚亲友情绪,及最低限度降低社会成本。

    这些方案的事先制定,对最终实际活动中的安全,提供了较为充足的保证。

    2011年的第一天清晨,天气如约下着小雪,但三个集合点的队员,连同领队收队共32人,都非常守时,没有人因为下雪而退缩,全部提前到各集合点候车。

     本次活动还有一项任务,就是设置红牛路标。红牛路标,是由红牛公司赞助的一项公益活动,是新疆山友救援队为提高救援效率的一项举措。其救援模式为,事先在一些主要徒步线路沿途挂置路标,路标上有区域号和序号、救援电话等信息,一旦发生户外风险,可根据路标上标示的信息快速报告和定位出险位置。

    全部队员上车后,由于要等待尚未送达的六块红牛路标,大家又略等了一会。

    行车途中,需时一个多小时,是计划中进行“冬季户外风险与安全”讨论的时间。

    我首先介绍了本次活动的计划,将上述三套方案进行了说明,并引出1211狼谷事件,就冬季户外可能发生的风险和处置措施进行了说明。老道接着进行了补充,随后全车队员各自进行了介绍,一些队员就冬季户外安全发表了观点,提出了一些冬季户外有益的意见和建议。

    由于狼谷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这次活动报名的基本全是老驴。还有一名户外领队车夫也化名报名,上车前被我认出。有多次户外经验的驴友风声格调、红蚂蚁报名担任协作。这些,都为本次活动增添了安全系数。

    约11:30,车到狼谷西北口,队员们穿上雪套,我与收队调整好对讲机,带领大家朝向狼谷方向走去。

    天气似乎很为我们一行着想,预告中的小雪没有出现。透过淡淡的云层,蓝天白日在给我们壮行。

    行进中,除了开始一小段路上有当地牧民的足迹外,前行途中再无人的足迹。最近的一场大雪,已经彻底掩埋了以往所有的足迹。

    尤其是积雪厚度超过预想,平均在50公分左右。个别地方积雪深达1米,行走时整条大腿都陷入雪中,须艰难地交替拔出一条腿,侧向掠过雪面,再向前迈进,严重影响了行进速度,每小时只能行进1.2公里左右。根据这些情况,我知道,这次徒步只能选择方案A。

    我和风声格调、红蚂蚁等队员在前交替开路。由于积雪很厚,开路消耗体力较大。后面的队员体力较弱,但由于开路后行进通畅,后续队员跟进紧凑,队伍显得很整齐,没有明显拉开距离。而以往徒步活动中,前队总是不时停下,等待后队收拢,以强化安全。

    徒步过程中,大家在观察,也在议论。我们注意到:冬季山谷中,由于受风吹影响,山坡等高处积雪被吹到地势较低处,致使山谷低处积雪明显增厚。山坡一般积雪较少,甚至无积雪。也有队员曾尝试走山坡道路,但因为狼谷区域山体变化大,无法长距离在同一山坡上进行,须不断上山再下山,消耗体力更大,反而落在了后面。

    中午两点多,我选择一处阳光明媚的缓坡,作为午餐营地。这时,距计划的午餐营地尚有1.5公里直线距离。看来,计划的方案A也难以全部完成了。

    虽然是阳光明媚,可山间气温很低。一停下运动,手脚很快就觉得冰凉,有要冻僵的感觉。气罐炉也不好点燃,点燃后只有微弱的火苗。通过不停地给气罐加温,用了很长时间,才将水烧开了。我煮了元宵,大家相互分享着带来的食物。冰冷的天气中,队员们营造的气氛依然热烈,欢声笑语不时此起彼伏。

    午餐后约3:00,我率部分体力较好的10多名队员继续前行,以设置红牛路标。行前与收队老道商量,在午餐点的队员,可在原地做些简单活动,4时整开始返程。

    如此决定有充分的理由。计划书中原计划返程时间为3:30,计划到达终点时间为6:00。因实际行进距离明显少于原计划,积雪上的道路已经畅通且为下坡,评估行进速度可提高一倍以上,预计返程时间不足2小时,故作如上调整。

    我们一行十多人继续向前行进,这是一群体力较好且较为均等的驴友。如果运气好,我们有可能走完方案A全部路线,或接近狼谷B线东口。能如此,是很圆满的结果,路标设置也将十分合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约15分钟后,风云突起,骤然降温,风雪弥漫山谷,令人徒生恐怖感。望着肆虐在空中的雪粒,我担心上午我们踏出的雪道会很快被掩埋。尤其是山间天气的变化,让人无法捉摸,如果继续恶劣下去,后果会很严重。瞬间,返程凸现许多未知因素,不由我不担心。

    我迅速查看地形后,决定不再前行,就近选择前方几十米处设置红牛路标。

    当我们开始设置路标时,老道用对讲机开始呼叫,但信号在呼号的风雪中显得很虚弱,时断时续。最后,信号终于稳定了一段时间,让我们勉强进行了沟通。

    我们商定各自从当前位置即刻返程。午餐点的14名队员在有领队资质的队员车夫的带领下,从午餐点下撤,老道在队伍中间位置接应。

    迅速设置好路标后,我们准备返程。我们十几人,本来是先行者,此时却成了队尾。开始返程前,我请一名协作担任临时收队,然后沿着来时开辟的雪道迅速下撤。

    记得来时行车途中讨论户外安全时,特别提到了收队在徒步过程中的重要意义。有了好的收队,以及领队和收队的良好沟通,整个队伍就会在可控范围内,可减小风险,即使出现风险也便于处置。此时,在我们10多人的队伍中临时确定一名体力好、有经验的驴友担任收队,非常有必要,是安全防范的必有举措。否则,一旦有队员掉队,走散,或发生其它风险,将会延迟化解风险的时机,增加风险处置难度。

    全体队员开始下撤后,风渐小,雪道被掩埋的担心没有出现,加之为下坡,行进速度很快。但气候依然较差,大家在中途没有停留。除了部分队员偶尔照上一两张相以外,没人停下休息,一气奔向狼谷出口。

    5时许,全体队员终于有惊无险地到达狼谷出口。集体合影后,大家沿公路行进2公里后,司机前来接应。

    本次活动全程徒步里程约10公里(含公路行进2公里),体能消耗约相当于夏季徒步15公里。

    回顾整个活动,遗憾是有的,公路上的两公里行进是不得已而为。天气寒冷,风雪肆虐,原地等待或做其它活动都不合适,为了保持体温,只能如此。

    通过这次活动,进一步证实了以往有关冬季徒步的一些观念。即冬季徒步一定要多备几套方案,要综合考虑到积雪厚度、白昼较短、气温寒冷、天气突变、全体队员体力等因素,对安全要有周密考量,防患于未然,莫要心存侥幸。活动中一定要留有足够余地,不时进行评估,随时调整方案,时刻以安全为第一。

     冬季的狼谷,一个多少令人望而却步的地方,只要我们把握得当,敬畏天地,顺应自然,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如果我们自以为了不起,自以为人能胜天,不敬畏自然,漠视自然规律,盲目乐观,轻率行事,迟早还会受到天地的谴责,和自然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