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 个 故 事

发布:admin 时间: 2014年06月17日

 

麻雀的故事

     初秋,一只麻雀在我家窗外的护栏上吱吱吱的鸣叫,另一只麻雀飞过来。两只麻雀绕着护栏飞了两三圈,飞走了。在随后的10多天里,只有一只麻雀不停地飞来飞去,口中衔着小虫子或似谷物。这时,护栏下的杂物中不停地传出45个幼雀尖尖的的嫩吱声。

我猜想,这两只麻雀很可能是春天在我家窗外的护栏里孵化的幼雀。因为它们的喉部和胸部的黑色很大很饱满,和春天飞来在我家窗外护栏的杂物中筑巢的两只麻雀很像。它们在父母留给自己的家里生儿育女。

春天,有几只麻雀在我家窗外飞来飞去,吱吱吱的鸣叫声把我吸引了过去。别的麻雀飞走了,只有一只麻雀站在护栏上。我看见这只麻雀的喉部和胸部黑色的区域很大很饱满。遐想中,我记起在一本书上看过,麻雀的颌部、喉部和胸部黑色区域越大越饱满,它在群体中的地位就越高。

我发现它也在看着我。它的头转来转去,可是犀利的眼光死死的叮着我。好像在辨认着什么。在它犀利的目光下,我不由自主的吓栗了。它是那只逃走麻雀的子孙后裔吗?我沉思在遐想中。

50多年前,发生过轰轰烈烈的“除四害”运动,麻雀是四害之一。认为它以谷物为食,严重地影响了农业生产,夺走了我们的粮食,因而将麻雀钦定为四害之中的老四。孩提时代的我们也积极参加了。

为了超额完成任务,我们几个家在农场的同学结伴回家打麻雀。我们在一个粮食仓库里,把一扇窗户打开,等待麻雀飞进来。等到一群麻雀飞进觅食时,我们把窗户关上,用大扫帚扑打,麻雀纷纷落下。战果辉煌,成绩斐然,然而有一只麻雀从窗户缝隙中挤出去,飞走了。

我们剪下麻雀小腿,数好,用橡皮筋捆上。麻雀虽小,也是肉。在那个贫瘠的年代,能吃上麻雀肉也是很幸运的。尤其是麻雀胸脯上的两块肌肉,用小木棍串起来,在火上烤熟,撒点盐,吃得我们满嘴是油。

后来,人们认识到消灭麻雀这种人工干预生态环境行为的不良后果:由于大量麻雀和其他小型鸟类因为消灭麻雀运动而丧命,农田虫害严重,农业生产遭到严重影响。而且证实了麻雀的食谱中,侵害人工种植的谷物占的比重很小,主要是吃杂草种子,对除莠有好处;特别是在大城市里,其他鸟类非常少,麻雀在消灭人行道、街心花园、公园中的害虫,保护城市的绿化中起作用。于是将四害中的麻雀除名,定为益鸟。

20018月,我国将麻雀列为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经济、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禁止捕杀、出售、食用麻雀的行为。麻雀得以保护,族群得以繁衍。今天我们可以看见一群群的麻雀在空中掠过,听到一群群的麻雀在緑丛中唧唧咋咋。很和谐,有乐趣。

我从遐想中醒来,用一个小盘子和一个小碟子装上小米和水,放在窗外的护栏上,等待新客人。天长日久,那只地位很高的麻雀和另外一只胸部黑色很大的麻雀不停地衔来草茎、枯枝、羽毛,在护栏的杂物间筑起爱巢,吃着我按时放在窗外护栏上小米,繁衍后代。有时,它们会站在护栏上和我对望着。我看见它们的目光是柔和的,充满着爱意。我知道,我们和麻雀已经尽释前嫌,和睦相处了。

不久,那只地位很高的麻雀和另外一只胸部黑色很大的麻雀夫妇带着孩子们离开了。在它们离开的时候,还在我窗外盘旋了许久,唧唧咋咋叫个不停,一股恋恋不舍的样子。……

一个多月以后,护栏下一点声息都没有了。我知道,这对麻雀夫妇也带着孩子们离开了。我想,它们还会回来的。因为这里是它们的故乡,还有它们的好朋友。

 

 

吃饭的故事

在公社当秘书时经常和李生华书记下去到大、小队检查农业生产,还在社员家吃过饭。有两次现在还记忆犹新,那是70年代后期。

 我和李书记到了一个管理区,管理区书记和我们一起查看了一个小队的冬小麦返青情况。中午时分,小队长尼牙孜和管理区书记咬了一下耳朵,对我们笑了笑,走了。过了一会儿,管理区书记把我们带到了小队长尼牙孜家。我看见尼牙孜正在给一只鸽子拔毛,小队会计用一块头巾包了一些面送来。尼牙孜老婆帕夏汗赶紧活面,然后把洗了一下的鸽子剁成比黄豆大一点的小块放到铁锅炒,又放了一些恰麻古和恰麻古叶子。

最后,我和李书记、管理区书记、小队长尼牙孜、小队会计、帕夏汗、帕夏汗的两个孩子八个人吃了一只鸽子和帕夏汗拉的拉条子。

    还有一次是我和李书记在管理区书记家吃的。

 我们和管理区书记到他家时,他老婆再那普汗已经开始做饭了,做的是雄古力麻克。我看见再那普汗把烫好的苞谷面先捏成一个核桃大小的圆疙瘩,再把它捏成空心的小窝窝头放到开水锅里,然后放恰麻古和恰麻古叶子煮,又在一个盆子里舀了一大勺子土盐水(注)放上,最后在一个碗里舀了一小勺子皮亚子油浇到上面。

    再那普汗有三个孩子,两男一女,老三是儿子,看样子有4岁。由于我们的到来,再那普汗在给孩子们分饭时每个孩子少分了两个小窝窝头。老大和老二没有吭气,低着头吃,老三望着碗撅着嘴很不高兴。后来我给他碗里拨了两个才平息。

三十多年过去了,可是,我脑海里始终缠绕着那个年代和李书记在公社社员家那两次吃饭的情景:一次是八个人吃了一只鸽子,一次是管理区书记的小儿子望着碗撅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注:土盐,南疆地区盐碱沙漠里可以挖到盐碱结晶体,泡在盘子里,盐会析出,当然也有一点碱的苦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