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14期老兵江硕朋亲身纪历的鄂西会战

发布:admin 时间: 2015年05月19日

     

    鄂西会战,是八年抗战中发生在湖北境内的四大会战之一,也是抗战期间全国22个著名会战之一。此次会战从1943年5月4日开始,6月14日结束,历时一个多月。战线东起湘北滨湖之华容,西止长江西陵峡口之石牌,绵亘千里。我三军将士同仇敌忾,浴血奋战,使不可一世的侵华日军遭到空前惨败。1943年4月,日军大本营陆军部杉山日军大本营陆军部杉山元参谋总长亲临武汉。由侵华中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横山勇纠集第三、第十三、第三十九师团等部队,总兵力约10万人,战机100余架,发动了“江南作战”即鄂西会战,对陈兵于长江南岸我第六战区之第二十九、第十集团军和江防军大举进攻,企图消灭我江南野战军,夺取川江第一门户——石牌要塞,以威逼当时的合法政府所在地——重庆。

    作者是黄埔14期学生,1940年毕业后在成都黄埔军校第十七期一总队任区队长,1942年17期学生经过两年的严格训练,获得很高的成就,分赴各个战区浴血抗日去了。作者也被调到军政部直属重迫击炮第四团任少校团副附•训练士兵和作战战计划,该团配属于长江上游江防指挥部(司令官吴奇伟)驻扎在宜昌茅坪陈家冲,主力正在与日军备战对峙中,因为我一直想上前线杀敌雪恨心切,立即收拾行装赶赴战场 。                                                                                                       

    到了茅坪,团长锺懿亲到江边接我,简单地介绍了该团的情况并告诉我鄂西大战,迫在眉稍。 第二天,我和锺团长到各营连走访,见到他们都是身强力壮,斗志昂扬,排以上干部都是黄埔同学,如我会见的一营营长赵奉恩(十一期),二营营长刘传信,副营长谢承铭,连长崔家陀(十四期),排长张润滋(十七期),仅寒喧几句就发现他们人人炮术造诣很深,战斗经验丰富值得我学习。 之后,我就正式开始工作,首先到整个防线区内勘查,熟悉地形地貌,从秭归东头到宜昌南岸,约五十公里景色,尽收眼底:三峡前有石牌,巋然耸立,地险峰峻,后有十二滩(青滩,曵滩)巨浪飞天,战舰轻过,真是自然天堑,拱卫陪都重庆的水上长城。整个防线,地势复杂,西高东低,山脉连绵,易守难攻,宜昌有七山一水二田之称,南北尽是峰峦峻岭,峡谷交错 正利于重迫击炮发挥威力的地方。宜昌失守后,日军与我江防部队对峙了三年,已经进入持久防守战,我军防线中的战壕,全已构筑完整,通信网以非常健全。江防司令部给我团划定的主防线,是从杨家溪的南面至宜昌南岸,全是山地,西边是山峰垒垒,中间有一条小河,河岸是宽阔的峡谷,也是日军进攻和撤退必经之路,所以我们给它诙谐地取了个名字“华容道”意指日军必败。

    熟悉了详细情况以后,我就着手草拟备战计划,要想稳操胜卷,必须全面考虑各种因素,如当时用的15公分口径的重迫击炮有爆破幅宽,杀伤力大,适用于山地作战的优点,但是其射程太短,瞄准值不精确,命中几率低等缺点,会导致战果不大。因此我采取山炮交叉试射法的先进程序,使用经纬仪,平板仪,方向盘来精确测量敌军最可能出没的地方,二十公里左右内,选定足够数量的基准点,确定其高度和方位,打下标桩,然后对每个标桩,加以交叉试射,达到尽量精确为止,然后在炮位后方,根据相对应标桩,测定炮手瞄准用的标杆。这样敌人到来,观测员马上就可测出他们距基准点的度数,用电话将其度数通知阵地,对敌发炮,就可达到十发九中了。这个计划经大家研究和团长认可后,我们差不多花了三个星期的时间 进行测量,打桩,选定炮位,和试射,完成了全部备战工作。另外对宜昌战区周边的三斗坪、平善坝、八斗方、四方湾、偏岩、馒头咀、太石桥等战地也重点同样打上标干。这时,就等敌人来送死了。

    1943年5月1日,日寇横山勇为了减轻印缅战争受到的压力和急于攻占重庆、灭亡中国的企图,日寇集中了六个半师团(第3,13,34,39,40,58师团)十余万兵力投入战役,溯江而上。我军英勇迎敌,于是,鄂西会战打响。敌军先是采取声东击西的诡计,由藕池口向洞庭湖北岸冒进。5月下旬,澧县以北的日军第三师团偷向西北方向移动,又在到公安一线,王敬玖第十集团军守公安至枝江一线,吴奇伟江防军(下属18军、军长方天,师长十一师,师长胡链,30军,军长池锋城,15师师长刘云瀚和我们重迫击炮团,团长锺懿。)坚守宜都至石牌要塞阵地,周岩26集团军和冯治安33集团军守三游洞至转斗湾阵地,将敌军诱于渔洋关至石牌要塞之间,然后转守为攻,逼敌于大江西岸而歼到。26日,敌军又在宜昌西岸投入2万兵力,向我全线进犯,当日就陷入桥边镇至馒头山我军的包围圈里。吴奇伟见日军中计,分别电话指示第5师及第18师互相配合,拒敌西进。团团包围于小河两岸宽广的开阔地里,敌以密集纵队向我军阵地猛扑,5师官兵沉着应战,待敌接近阵地前沿100米内时,即向敌展开猛烈突袭,弹雨如注,冲锋号响彻山谷,喊杀声直上九霄。打得日军在丹水两岸的山冲里挤作一团,展开、疏散都无法施展。这时候,我们重迫击炮第四团早就在王家山和黑狮子堡布置好了采取山炮交叉试射法地区布置了很多15厘米口径的重迫击炮,严阵以待。当我们在炮队镜里看见被困的大批日军窜入冲内时,就按既定计划,测准密集敌人,各炮发挥了山地作战的优势,大显威风,5月26日早晨,日军长野部队以密集的纵队向夹龙口、馒头沟一段,我们第5师师长刘云汉官兵沉着应战,待敌接近阵地前沿100米内时,即向敌展开猛烈突袭,弹雨如注,冲锋号响彻山谷,喊杀声直上九霄。打得日军在丹水两岸的山冲里挤作一团,展开、疏散都无法施展。我重迫击炮第四团团长钟懿,团附江硕朋,营长刘传信。在王家山和黑狮子堡一段地区早已布置好了很多多门150mm口径的重炮,当被困的日军窜入冲内,各炮发挥了山地作战的优势,大显威风,闪电式地向日军发射了几千发炮弹,仅仅两天时间就打死日军约数百人。大大减小了日军对第18军在石牌激战的压力。

  28日,敌军主力窜至曹家阪及高家堰,30日窜到香水溪和四方塘一带已人困马乏,31日全线动摇。我军乘胜追击,所谓有武士道精神的敌军几乎已成瓮中之鳖。

  在石牌方面,26日、27日江防军与日军激战甚烈,牺牲惨重,蒋介石给11师胡链打电话说,即是牺牲全师也要死守石牌,11师师长胡链已写了遗嘱准备成仁。同时,第10集团军也及时到达资丘,掩护江防军右侧。同时,87军攻克渔洋关,日军第3、13师团后方被切断,完全陷入包围之中。

    30日,我防守军正面各军全线反攻。到6月3日,江防军保住了石牌,完全恢复战前态势,日军第3师团长赤鹿理中将亦告失踪。我军8日夺回宜都,9日收复枝江,17日攻克班竹土当等地。日军惨败后退守华容、石首。历时一个半月的会战胜利结束。这就是我经历过的:国共合作战斗,名震中外的鄂西大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