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各族人民支援抗日战争——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发布:admin 时间: 2015年07月28日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回顾历史,新疆各族人民支援抗战的功绩彪炳史册、光彩夺目,值得永久纪念,各族人民焕发的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值得永远学习和发扬。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连接欧亚大陆的桥梁和纽带,以“丝绸之路”著称于世。抗日战争爆发后,新疆是全国少有的未被日本飞机轰炸的地区之一,从政治环境来看,与苏联毗邻,边界线长达2500多公里,而使其战略地位更加重要。另外,新疆的执政者盛世才先与苏联结盟,又与中国共产党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先后有一批联共党员和百余名中共党员应邀到新疆工作,他们整顿吏治,推出进步的施政纲领;改革财政金融,制订第一、二期三年建设计划等重大举措使新疆的社会相对稳定、经济比较发展,为广泛而持久地开展募捐支前运动创造了物质条件。因为新疆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政治环境,成为可靠的大后方,在支援抗战中发挥了其他省区不可替代的作用。新疆各族人民的爱国主义行动重点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保持国际交通线的畅通,完成接运国际援华物资的重大任务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后,社会主义苏联为维护世界和平,同时也为着自身的安全旗帜鲜明地站在中国人民一边,支持中国人民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在中苏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于1937年8月21日签订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斯大林决定向中国提供1亿5千万美元的贷款,售给中国武器和其它作战物资,并派遣大批军事顾问、部分空军和坦克兵帮助中国抗战。在日本侵略势力从我国东北、华北、华东、华南向内陆进迫的情况下,故决定开辟由苏联经新疆达内地的援华物资运输线。

    抗日战争期间,开辟了三条从新疆通往抗日前线的国际运输线:一条是空中航线,从阿拉木图到伊宁、迪化至内地,运送飞机和其它军用物资,有的苏联飞行员还奉命驾机直接飞赴前线,参加对日作战;一条是陆路运输线,由霍尔果斯入境,经乌苏、迪化(今乌鲁木齐,下同)、吐鲁番,哈密,由星星峡出新疆至兰州,运送飞机、大炮、枪支弹药、医药器材,回程时拉运中国抵偿物资。中苏国际运输线开通时间较长,直至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苏联自顾不暇,加上国际关系变化,苏联有偿援助逐渐减少,最后终止。另外一条是1944年中国为接运美国援华物资开辟的印新驿运路线。国民党中央政府成立了公路总局新疆运输处,将美援华物资由印度列城驿运至新疆叶城,再用汽车转运内地。

    为了开辟和保障上述三条运输线的畅通,使国际援华物资能够及时顺利地运送到前线,新疆各族人民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当时,新疆在霍城、二台、精河、乌苏、玛纳斯、迪化、吐鲁番、鄯善、七角井、哈密、星星峡等地设立了十一个汽车接待站,负责接待由陆路运送援华物资的苏联司机及其保障人员;在伊宁、乌苏、迪化、奇台、哈密建立了航空站,以接待苏联飞行员及他们驾驶的援华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各个接待站都有新疆的爱国志士参加工作。据不完统计,自1937年7月到1938年夏季,仅从新疆运往兰州的物资达6000多吨。既有军械、汽油、器材也有药品和援华人员,其中各种飞机985架,坦克82辆,火炮1300多门,机枪1400余挺,这些都是当时最为宝贵的物资。1940年10月一12月间,又有300辆汽车满载飞机、火炮、汽油、配件等运到哈密,回程运走我国偿还贷款的锡、汞、皮毛、棉花、茶叶等。从1938年到1941年中国未沦陷区向苏联出口商品达72.5万多吨,价值265.3亿卢布。通过开展中苏贸易,既得到了援助,开辟了国际间的交通,还恢复了国际间的经济贸易交流,打破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封锁。

    甘新公路自霍尔果斯至兰州2700余公里,沿途越冰峰,跨沙漠、经风区、过火洲,地理和气候条件极其恶劣,且时有敌特土匪出没。为了使物资安全、迅速地运到抗日前线,新疆政府集中了大批交通工具,计有汽车40辆,骡马5000多匹,骆驼3500多头,大车2000多辆,并组织各族民众抢筑抢修道路,护送搬运物资,维护抢修车辆,派出军民剿匪除奸,巡逻护路,送信带路。为了保障储油站、接待站的后勤补给,许多同胞节衣缩食,风餐露宿,倾力支前。抗战物资所经之地,各族民众相望于道,箪食壶浆共迎,给过往车队极大的鼓舞。

    1944年中国为接送美援抗战物资,又开辟了新疆至印度的驿运。首次试运的路线是从印度列城到新疆叶城,任务是接运一千套轮胎。新疆政府派出维吾尔族同胞备马千余匹前往印度列城。列城位于印度河东侧,章拉山口南麓,是通往西藏的小镇,海拔2800米,但一出列城就要翻海拔5368米的西塞拉山口和海拔高达5579米的喀拉昆仑山口,只有新疆马匹适应高山驮运。尽管如此,在过这两座山时还不得不雇用当地耗牛500头,以备越过高峰。沿途冰川深谷,朔风凛冽,空气稀薄,条件极端恶劣,马夫们个个置生死于度外,只想安全地把物资驮运到目的地。这次运输行程千余公里,费时40多天,受尽艰难困苦,辗转周折,总算开辟了一条国际路线,把轮胎运到了叶城,再用汽车运到内地。以后继续沿此路线运转,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我国海岸路线开通后,此线驿运才告结束。先后共运进物资有:汽车轮胎4444套,军用布匹782包,经济部装油袋588件,电讯总局呢料63捆,另有汽车配件和医疗器械等(资料来源:《盟国军援与新疆》)。在这条鲜为人知的驿运援华物资战线上,维吾尔族同胞是主力军,他们舍生忘死运送支前物资,表现了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他们中有的人付出了宝贵的生命,长眠在终年积雪的世界屋脊。

    (二)抗战募捐,大力支援抗日前线

    中国共产党与盛世才于1937年5月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后,应盛世才的邀请,先后选派了一百多名共产党员来到新疆,在政府、财政、文教、宣传等部门工作。他们在各条战线上勤奋工作,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组织发动各族人民和各界爱国人士,广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支援抗日战争。

    当时,陕甘宁边区和敌后抗日根据地物质条件极端困难,军用物资及生活用品匮乏,急需后方的支援。在新疆工作的中共党人,通过反帝会、抗日后援会,妇女协会,各民族文化促进会等民众团体开展寒衣募捐、防毒募捐和献金运动,广泛团结教育各族人民,提高抗战意识。在中共党人的宣传教育下,新疆各族人民形成了“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大家联合起来把日本强盗赶出去”的共识,把个人命运、边疆的安危同祖国的前途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工、农、牧、商、学、兵、政府官员、阿訇、喇嘛、妇女、儿童等纷起响应,以极大的爱国激情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据记载,1937年底,中共中央代表滕代远从新疆返回延安时,带回高射机枪4挺、子弹2万发,西药400公斤。1937年至1938年初,新疆人民支援八路军皮衣20万件,(其中仅伊犁地区捐皮衣8万件,皮鞋1万双),用汽车和驼骆分批运往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再转运抗日前线。1938年1月,中共中央代表邓发用新疆各族人民捐献的200多万两新疆币从苏联购买了500瓶鹿茸精和一批电讯器材运往延安。1940年1月,西路军总支队指战员集体返回延安时,除携带随身自卫武器外,还带回机枪4挺、子弹4万发。中共中央代表陈潭秋用防毒捐款国币58236·2元,从苏联购回《解放日报》急需的新闻纸。这些物资直接送交八路军,对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全国组织的各项募捐活动中,新疆都走在前边。据不完全统计:自1937年9月至1940年5月底,新疆各族各界群众捐款折合大洋222·6万余元,金银首饰20余件。其中52.1万余元分两次汇往全国抗日后援会,110万余大洋购驱逐机10架,机身上有“新疆”二字和“六大政策”徽记,在保卫大武汉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延安《新中华报》 1938年8月22日对新疆捐机的爱国行动给予报道:“新疆省十四个民族四百万同胞忧愁国难严重,自动踊跃捐款,购机十架呈献国家。20日上午九时,在某地举行献机命名典礼,张元夫代表献机,到会数千人,仪式庄重热烈,空前未有。”又说:“抗战爆发后,为了响应全国抗战的号召,表示一致抗战到底的主张。亦通电全国,其中有:‘新疆虽僻处边陲,抗日救国,尤为吾人之素志,枕戈待旦,誓与国人共同奋斗’等壮语,自从全国抗战开始以至今天,每逢捷报频传,无不通电慰问。…‘此种无形的援助,对于抗战国策决定与坚持,对于前线将士及全国同胞所给予的鼓励,不是用数目字所能表达出来的。”

      1938年底,新疆向全国抗日后援会汇去募寒捐款23万元法币,此后直到1942年,几乎每年平均有20余万元募寒捐款汇往前方。由于新疆募捐寒衣成绩显著,行政院曾传令嘉奖。

     在募捐活动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1938年11月19日,反帝会成立了“抗日救国献金运动委员会,”,发动全疆民众开展三日献金运动,在全疆引起巨大反响。额敏县民众减食三日,献出口粮;温宿县一位名叫阿提克汗的寡妇献出了其夫留下的27个元宝;库尔勒维吾尔族农民艾沙无银捐助,情愿送子上前线;迪化献金台的两边布标上写着斗大的白字“集中个人的财力驱逐日本强盗出中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大家联合起来把日本强盗赶出中国去。”1938年11月30日的《新疆日报》这样报道迪化的献金活动:“一阵特别的骚动喧哗,放大似的摆布在献金台了,许多各族各样的人们,在争抢着献金,好似恐怕自己的光荣落在别人的后面。有许多商人们,背负着笨重的钱包,工人们拿着自己血汗的金钱,农人们甚至于拖着土产出现在台前,更引入注目的就是有许多老头子和老婆子,都穿着艳丽的衣服,好似过年似的领着自己的儿孙寻找到这献金台来,把他们自己古存的金银,赤诚高兴的亲自送到台上来。”新疆著名舞蹈艺术家康巴尔汗等人还自发组织了抗战募捐义演。仅十天的时间,迪化献金总额达12亿两新疆币。这一切“显示了我们后方民众的力量一中华民族无穷的潜力。”这次献金运动,不仅募集了大批物资,而且深刻地教育了群众,提高了各族人民爱国主义的思想觉悟,也体现了各族人民团结一致,爱国一心的崇高精神。

    新疆各族人民心系前方抗日将士,不仅送去了各类支前物资,还从精神上给予极大的关怀和鼓励,10万份慰劳信从边远的新疆寄到抗日前线。1938年11月4日,《新疆日报》刊登了一封发往前线的慰劳电,电文说:“我们新疆虽然因为地方处得僻远一点,但这里十四个民族四百万同胞,是无时不在怀念你们,而亦无时无刻不在努力于后方的抗战建新工作,新疆同胞都懂得中国只有抗战胜利了,才能有个人的胜利。因此,他们正在准备一切贡献抗战”。

    在抗日战争时期,新疆各族人民团结在一起,共同支援前线,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卓越贡献。70年后的今天,我们要遵照习近平总书记 “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警示未来” 的教导,各族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为新疆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